巴马养生旅游——基于康复性景观理论视角

《思想战线》2018年第4期

黄力远, 徐红罡

基金项目:广东省教育厅重大科研项目平台特色创新项目(人文社会科学)“广东省寿乡养生旅游的康复性景观研究”阶段性成果(2016WTSCX136)

作者简介:黄力远,中山大学南方学院博士、讲师(广东 广州,);徐红罡, 中山大学旅游发展与规划研究中心教授、博士生导师(广东 广州, 510275)。

摘要:养生旅游是目前增长迅速的旅游缝隙市场,但是各国养生内涵和养生活动具有较大差异, 这就令养生旅游的研究表现出理论解释不足、研究对象多样化的现象。广西巴马县的养生旅游现象,呈现了游客在中国养生文化背景下,如何通过旅游获得康复体验。其中,自然环境的康复性表现在优质的空气、水和食药材上;长寿和中医养生文化的符号环境反映了促进康复的精神性;而具有康复性的社会环境则表现为淳朴的社区、游客彼此的情感支持,以及共同营造的康复氛围。此外,旅游的异地性带来的人际交往和生活方式转换,也是人们获得康复的关键因素。康复性景观是西方语境下的一个理论,它在东方文化背景下的应用,揭示了文化在人们获得健康过程中的重要作用,以及东西方自然观、养生文化的差异。

关键词:康复性景观;养生旅游;巴马;非惯常环境;健康旅游;中国文化

一、引 言

随着人们经济水平的提高,人口的老龄化,人们健康意识的逐渐提高对,养生的需求也日益高涨。人们为了保持或促进健康而进行的旅游,被称为养生旅游(Wellness Tourism)。养生旅游发展得非常快,已成为新的旅游市场增长点。

Wellness(养生) 是指一个人与社会环境、文化和精神性相适应的身体、思想和心理的和谐状态。养生旅游是游客为了提升或者葆有健康,从常住地旅行到另一个被认为是有益于健康的、有康复疗效的地方,停留至少一夜的活动。最初欧洲的一些酒店推出养生的项目招徕顾客,如身体护理、美容、SPA等,后来在各个国家出现了不同的养生旅游形式,如温泉旅游、瑜伽/新纪元旅游、宗教旅游、度假旅游等。因此,学者总结说,在不同的洲际和国家之间, 养生的概念和内涵都有着不同的含义。

虽然养生旅游现象的兴起引起了许多学者的关注,但其研究数量仍是不足的。除了描述性研究外, 还有学者应用了动机、市场细分、目的地品牌和产品发展模型等理论对养生旅游进行研究。但绝大部分文章都只是研究了养生旅游的需求或者供给的某一个方面,而没有揭示游客在养生旅游过程中,为什么能够获得健康。游客离开常住地到异地养生,在该地获得了康复效果,那么,养生旅游地具有哪些康复属性?游客在这些地方是如何获得康复体验的?这些问题不管对于温泉旅游、瑜伽旅游还是朝圣旅游,都具有普遍性和适用性,是深入了解养生旅游的关键性问题,但却极少有相关的研究。

根据以上认识,笔者认为,养生旅游形式的多样性,给养生旅游研究带来了挑战。因此需要探究养生旅游中共性的、游客为什么以及如何获得康复体验的问题,以更好地解释这种现象。养生目的地往往是自然条件较好的地区,但具有康复性的景观不仅包括了与治疗和康复相关的物理环境,还包括了心理环境。游客在养生目的地获得健康的过程,不仅与自然环境有关,在旅游过程中产生的心理活动也是康复的关键因素。因此,研究游客对生理和心理环境的体验,以及与之相关的地方、设施、产品等环境元素,对于回答什么是养生旅游具有理论意义。

Gesler提出康复性景观概念(The rapeutic landscape) 迄今已有20多年的历史,但仅有几位研究者将该概念用于解释医疗旅游和养生旅游。我们认为,康复性景观概念提供了综合考察养生游客在目的地的生理和心理体验的理论框架, 能够较好地揭示游客在养生旅游目的地的康复过程,以及他们对于康复的主观感受。本文以广西巴马长寿村的调研资料为基础,运用康复性景观概念框架,剖析游客在获得康复效果的过程中,多方面因素(物质、心理、社会) 的共同作用,以图扩展康复性景观在非西方语境下的解释与应用。

二、康复性景观的理论引介

康复性景观理论是以景观现象学为理论基础, 探讨人们自身、健康和自然的关系的一个理论,它和绿色空间、健康城市以及情感地理学并称为健康地理学中与健康相关的四大研究分支。该理论认为,具有康复性的地方,应是各种因素(包括自然/人为环境、地方感、符号景观、信念和价值观、社会交往等)在空间中相互作用的结果。

最初,Gesler希望从地理学的角度去理解一个地方为什么具有康复性。因此,他总结了地理学人文主义和结构主义中与健康相关的概念,提出了康复性景观概念,包括内部(意义) 和外部(社会背景)两类主题。内部主题有:自然环境、人工环境、地方感、符号景观和日常活动。而外部主题有信仰、哲学、社会关系/ 不平等、领域性等。相关的案例研究包括英国的疗养院、希腊的药王神庙、法国的Lourdes小镇、英国的Bath、西班牙的瑜伽静修院等。后来该概念又逐渐被应用到具有康复性的空间、日常环境和医疗环境中, 如医院、家庭等。学者们认为,具有康复性的地方只能是提供给人们一个短暂的康复期, 而日常生活、日常活动空间的康复性对于人们的健康更有意义。

早期的研究者原专注于发掘地方自身具有的康复属性,后来发现单一、绝对的康复属性是很少的,多为一组因素在共同作用。地方是否具有以及具有什么样的康复属性,其实取决于人们的感知。而人的认知受其文化背景的影响,因此,文化在塑造地方和健康的关系中起着重要作用。文化影响了人对健康和疾病认知、康复选择和信念,进而影响了人的康复效果,但却往往被忽视。

因此,在后来的研究和应用中,康复性景观被认为主要受到三种环境的影响,包括自然环境、符号环境和社会环境。其中,自然环境这一视角来自于文化生态学,它所具有的治愈力量很早以前就被人类所认识。地方感、符号景观等来自于人文视角,而社会环境来自于结构主义、唯物主义和政治经济学。这三种环境的内涵如表1(此表省略)。

Gesler提炼并总结出了关于地方与健康的、基于人文主义和结构主义的主题,其意义在于,他和后来的学者认识到了健康具有多重属性,除了通过生物医学技术外,人类恢复健康还有着多种方法。人文因素,包括文化、符号、感受等,在维护健康中起着主要的作用,而这些因素又都离不开人所存在的地方和环境。康复性景观理论将地方和健康研究结合起来,标志着健康地理学的文化转向。因此,关于地方的讨论对于发展该理论有重要意义。

养生旅游现象是指,游客离开常住地,去到具有康复性地方的旅游活动。早在1976年,麦肯奈尔就指出 现代旅游者是世俗的朝圣者。旅游就是一种精神之旅。旅游本身就具有休闲和放松的特性,而离开惯常环境到达旅游目的地之后的社会关系重构, 也被认为具有修复、救赎、圆梦的作用。因此,有理由认为,养生旅游的异地康复性景观与日常环境的康复性景观是不同的。而由于康复性景观理论着重于人的主观感觉,揭示人对于世界错综交织的体验过程,分析影响体验的因素,因此,它应适用于研究养生旅游现象,能够解释身体在某一地方中获得康复效果的复杂过程。

三、广西巴马:养生旅游目的地

(一)案例地概况和研究方法

巴马县位于广西壮族自治区的西北部,聚居着瑶、壮、汉等12个民族,少数民族占总人口的86.2%, 以瑶族人口为最多。境内第一大河——盘阳河在巴马境内延绵80多千米,沿河峰丛和竹林环绕,风光旖旎迷人。巴马这个地名是和生命与长寿紧密结合在一起的。2013年,在巴马27万人口中,80岁以上的老人有3708位, 百岁以上的老人有82位。由于巴马县风光秀丽,气候宜人,长寿声名远播,全国各地慕名来巴马养生度假的人数众多。游客量从2004年的9.07万人增长至2008年的64.64 万人,2012年则飙升到217.67 万人。来自全国各地的养生游客像候鸟一样, 每年来巴马住上几个月, 调养身体和心情。因此这样的旅游者又被人称为“候鸟人”。“候鸟人” 聚集较多的地方有甲篆乡坡月村、“长寿村” 巴盘屯,以及政府树立的样板——百马村坡纳屯。本文作者之一于2012年和2013年暑期,前往巴马县游客聚集最多的甲篆乡坡月村进行调研,第一次为期24天,第二次为期20天,前后共44天。

“候鸟人” 平时大多居住在村民家的民宿里, 村民自建的小楼房少则三四层, 多则五六层。坡月村自2008年发展至今,已拥有较多的农家旅馆和民宿。民宿基本上都配备了家具、炊具和电器,拎包即可入住,每间房价格从450~1000元每月不等。2012年以来,出现了一些由地产公司建造的酒店式公寓,月租可达1800元。还出现了可供售卖的楼房(即小产权房),价格一般为8到10万元不等。坡月村的主干道是一条十字街,街上有超市、汽车客运站、旅行社、小餐馆、农贸市场、旅行社、沐足店、裁缝店、照相馆等,邮政服务点和快递服务点是在2012年开设的, 而银联机在2013年开始服务。除此之外,坡月还有3天1次的集市。相比当地其他乡村,坡月村的交通条件比较优越。到巴马县城和广西壮族自治区首府南宁都有直达巴士。

作者主要采用了参与式观察法和深度访谈法。观察对象是游客、陪伴者、当地居民和小企业主。巴马的游客以老人为主,老人们基本上都会在巴马住几个月至半年,一般是早上出门活动,他们的聚集点主要是百魔洞、民山、云山、长寿村等。下午因为阳光猛烈,则在室内看电视或者和其他“候鸟人”聊天、下棋等,傍晚再出门散步。观察的内容有游客的言行举止、游览线路、从事的活动、与他人的互动, 以及停留时间等。所选择的观察地点是客栈、坡月村游客的常规聚集地点和远足线路,两次调研共访谈养生游客66人,当地人17人。其中男性31人,女性24人;他们中78%是重游游客,87%在50~80 岁之间。36%自称健康,31%为慢性病患者,7%为重症患者,26%不详。访谈时间为20分钟至1个多小时不等,访谈主要围绕着游客的来访动机、目的地选择的过程、在巴马的活动安排、对巴马的感知、身体状况、养生方法等进行。共记录访谈内容21.8万字。

根据观察和访谈的内容,以前述的康复性景观的三种环境为理论框架,本文将讨论在巴马的养生活动中,自然环境、文化符号环境和社会环境对游客的健康产生的影响。为了保护游客的隐私,本文以“身份字母+序号+性别字母”的编号指代被访者,其中T指游客,L为本地人,M为男性,F为女性。

(二)自然环境

在现有的康复性景观研究中,许多都提到了优美的自然环境对于康复的重要性, 在中国的文化中, 人地和谐的自然也被认为是最好的养生环境。巴马县坡月村就是这样一个山环水抱、风景秀美的山村。它坐落在民山和云山旁边, 盘阳河穿村而过。根据中央电视台的报道,巴马拥有有利于健康的水、空气和地球磁场强度。其中, 巴马的水是弱碱性水、小分子团水,饮用对人体有好处。而空气中负氧离子浓度含量很高。巴马盘阳河沿岸以及山林中的负氧离子浓度达1~3万个/立方厘米,百魔洞则高达6~9万个/立方厘米。而城市里仅为200~300个/立方厘米。养生游客在巴马的日常活动主要都是围绕着水、空气、地磁等自然养生属性开展的。

第一,水是最重要的养生元素。许多游客每日的饮用和烹饪不用自来水,而是汲取自然界的新鲜水,所以打水是养生游客最为日常的一项活动,打水的路也是游客外出行走最多的路线。游客在巴马打水主要有两个地点:一个是百魔洞的地下出水口;另一个是民山的半山腰。好多位游客都提到巴马的水:“来到百魔洞不喝这里的水就白来了。百魔洞的水就是六环水。”(T32M)“这里的水是碱性的, 7.8 ~8.2。人体是酸性的,中和了…有数据的,中央台不是瞎报道的。”(T27M)

其二,清新空气是一系列户外活动的诱因, 包括健走、散步、打太极拳、跳广场舞、唱歌等等。巴马的坡月村和许多乡村一样,林木茂密。游客们来到坡月,第一感觉就是空气清新。一位常在民山上带大家唱歌的游客T36F告诉笔者,在广州时她并没有常上白云山唱歌。而是“在自己小区或者单位唱”。她说:“上白云山和上民山感觉完全不一样。上白云山时觉得胸很闷,气短。可是在这里上山,忍不住要深呼吸,多吸一口这里的空气。”(T36F)

而有的“候鸟人”会从事打太极拳、做操、跳舞、打乒乓球、骑行等运动。50多岁的游客T22M身体健硕,他一天的活动是这样的:“每天早上7点起床,吃完早餐休息一会,然后骑车去巴马,一来一回60千米, 中午前回来。下午打乒乓球1个小时。(隔壁)那个大姐的乒乓球打得很好。我常和她打。然后晚上有时去去百魔洞。”(T22M)

第三,地磁最强的地方莫过于百魔洞了。坡月村之所以成为候鸟人的聚居地,与拥有百魔洞是分不开的。百魔洞是一个巨大的岩洞群, 拥有天然的涌泉口、很高的负离子浓度和较强的地球磁场强度, 因此被许多来养病的候鸟人奉为神奇的养生洞, 拥有较高的知名度:

我一进这个(百魔) 洞口, 就已经感觉到了和其他所有地方都不一样……一进洞就觉得很舒服, 磁场那地方也有一些变化, 进来的时候马上就感觉有心旷神怡的感觉……看完介绍我才知道, 这个负离子这么多…6万到9万,这是啥概念啊!?你在哪儿能找到这样的地儿啊?啊,很难找到这样的地儿。(T24F)

水、空气和地磁作为巴马与众不同的自然养生属性,为游客所认识、相信和传诵,而由于这些自然属性的存在, 游客们的活动也是围绕着这些属性进行的。例如, 由于百魔洞内存在着较强的地球磁场, 所以大批的候鸟人买月票进洞里或静坐或缓慢运动,进行“磁疗”。而天坑里的氧气充足,犹如天然氧吧,游客在天坑里一坐就是半天,称之为“吸氧”。除此之外,民山上、百魔洞口也常常聚集着一起唱歌、跳舞、做操、静坐的人群。

显然,由于活动空间的充足、水和空气的宜人,游客们在巴马的生活方式明显与在家时不同。游客T50M是糖尿病患者,自称空腹血糖达11度,但来巴马十几天后就降到5点多,属正常范围。他说是因为水和地磁,也可能是因为运动。他每天“早上去百魔洞一来一回40分钟,去爬山两个钟,下午散步一个半钟。在这里爬山不累。挺奇怪的。走来走去都不累,可能是氧气足”。(T50M)他在巴马走路比在家时多:“(您在深圳有走这么长时间吗?)没有。家旁边有个公园仔,每天就在那里走来走去,不超过一个钟。也比较小,没地方给你走。那里人也多。”(T50M)

在巴马勤于户外运动的生活方式,使不少慢性病游客感觉身体状况明显好转。有游客说,运动很可能是导致他们慢性病好转的原因。“我是听人说高血压的人来这里好,所以就来了。现在血压还真的正常了。(吃药了吗)没有吃药。也不知道是这里的问题还是天天走路的作用。每天运动量这么大, 还怎么会有高血压呢。我在湖南的家没有山可以走。”(T34F)

第四,食药同材、注重健康饮食是巴马养生游客的另一个特点。养生游客租住民宿,大都自己做饭,因此需要采购每日的食材。坡月村每3天有一个集市,本地产的食材受到游客们的追捧,如玉米、火麻、山茶油、蜂蜜、土茯苓、五谷杂粮、中药材(如灵芝、何首乌)等等。游客T6F说:“这里的玉米粥很香,确实是很香, 比城市里的味道浓。这里的猪肉是土猪肉,都不要怎么煮,我才煮了四五十分钟就嫩了。”(T6F)

综上所述,巴马具有康复性的自然属性(水、空气、地磁和食材)影响了人们的日常活动和生活方式,而由于权威媒体中央电视台的报道,令游客对这些自然属性深信不疑。对身体健康有益的活动和心理上对巴马自然养生条件的确信,是游客感受身体康复的重要原因。西方文献中自然的康复作用表现为,通过欣赏美丽的自然景色带来的愉悦感和意义感。和西方相比,中国的养生游客更热衷于置身于自然环境之中,不一定是运动,也可能是群体性的活动,如唱歌、奏乐、聊天等。此外, 食物在西方康复性景观文献中较少被提及,但在以农业为传统的中国,食物是人与自然关系的重要媒介,体内气的形成依靠食物的补给,食物也有其冷热性质,能对食用者的体内平衡产生影响。所以中国养生中一个重要的内容就是食材的选择和食用。

(三)文化符号环境

Meining认为,“所有的景观都是符号性的,是文化价值、社会行为和个人行动在特定时间、特定地点中的表达”。康复性景观中的符号环境,是指在康复过程的意识形态和价值系统,包括仪式、代表符号的实物、意义的创造等几个方面。因此,文化在塑造地方和健康的关系中起着重要作用, 巴马的文化符号景观呈现了中国长寿文化和传统中医药文化的影响。

首先,长寿是巴马最有特色和具吸引力的品牌。中国拥有优异环境的乡村不少,巴马能从中脱颖而出, 吸引如此多的养生游客, 与其“长寿之乡” 的品牌是分不开的。巴马现象是中国健康养生价值观的体现。中国的健康是以福寿绵长为特征的。在人瑞众多的长寿之乡——巴马,探访百岁老人、了解他的生活起居, 并请教长寿秘诀往往成为一项必须的活动。

93岁的游客T23M曾拜访过百岁老人,他描述道:“这些百岁老人不懂说普通话, 都是儿子在旁翻译……他们长寿的秘诀就是不计较, 心情舒畅。再就是这里的水喽, 空气喽,地磁喽那些东西。吃的东西很简单,没有什么东西。”(T23M)但由于老人多为少数民族,不会说普通话,所以实际上“交流不了什么”(T39M)。他们和游客的交流仅限于合个影,握握手。

其次,去巴马疗养实际上是一种自然疗法,是重症游客、慢性病游客在生物医学之外的选择。生物医学的治疗方案在经济上花费不菲,在外貌上改变患者(如脱发),在心理上给患者和家属都带来很大压力,最后也挽救不了患者的生命。所以基于中医养生学的自然疗法就受到了一部分人的拥护。癌症游客T42F告诉笔者,巴马的养生旅游,实际上就是一种自然疗法实践:“自然疗法就是不吃药不做手术。用饮食、改变生活方式的方法来使自己康复。”(T42F) 在生命的关键节点, 一个人对于生命和医疗的态度,决定了他选择什么样的治疗方案。

一个地方并不是天生具有康复性的,是人们对景观的凝视、解释和经历造就了康复性。中国长寿文化和养生文化就是巴马能够成为具有康复性地方的符号系统。

(四)康复养生的社会环境

正面的社区环境、人际交往和社会支持会促进人的健康。坡月村是一个偏远的瑶族山村,山里人善良简单、温和寡言、与世无争。当地经济落后,村民们日出而作,日落而息。据观察,由于语言和文化的差别,养生游客与当地人鲜有深入的交流,见面只是打个招呼而已。巴马人虽然穷,但民风淳朴,据说夜不闭户,路不拾遗。许多游客感受到巴马淳朴的氛围,邻里相亲的人际关系,在内心产生认同和归属感。

我认为养生其实就是养心。这里的人做什么事从来不计划。明天我要干嘛,下个月我要干嘛,没有……他们该干嘛的时候就去干嘛。该吃饭吃饭,该睡觉睡觉。该干活就去干活。思想简单。生活简单。去年我去看百岁老人, 那个老人104岁, 终生劳作。(T37M)

巴马人遵循着儒家敬老的传统,对60岁以上的长者有着“补粮”“备棺”的习俗。而老人们也一直劳动,并不在家里坐享其成。游客T65F对此很感慨,她说:“老奶奶身后的十几层的楼房是她家的,她每天上山背这些南瓜下来卖。没有享福的概念,上天把生命送给她当礼物!”(T65F)

旅游地对于游客意味着陌生的地方,为了尽快适应,游客往往会向他人了解方方面面的信息。新来的游客会打听、观察、效仿老游客的做法,如打水、饮水、磁疗、吸氧、走路等。而游客在巴马外出活动的时间比平时长,无形中也增加了他们与其他人交流的机会。养生游客之间最常见的交流, 是对于巴马的养生属性的讨论。无论是央视报道还是身边的游客,都不乏在巴马治愈的神奇案例。这些康复故事流传在游客中间,有时甚至还能见到其本人,使得为疾病所累的游客仿佛看到希望。游客T16M就说过这样一个治愈的案例: “江西有个医生, 淋巴癌。去年来这里……这个医生没有化疗,和屋主签了3年租住合同,房租每月300元。现在全身淋巴癌细胞几乎消除,只剩下尾骨还有一点。”(T16M,2012年)

来巴马的游客很多都是注重健康的游客,很多游客对于养生和保健都有自己独特的心得。其中有一些游客拥有较多的专业知识, 如T14M、T64M等人,而且对于巴马特别了解,他们的见解影响着身边的一批人,使他们对这个地方的信念愈加坚定。

可以说,在巴马养生的游客,本身就是一道康复性景观,他们共同营造、强化和证明着巴马这个地方所具有的康复性。

(五)旅游情境:非惯常环境的生活方式

尽管许多学者都指出,如果把某些地方看成是具有治疗性的,而惯常环境是非治疗性的,那么就人为地对立了这两个环境。但实际上,某些地方正是拥有惯常环境所不具备的康复性,才受到游客的青睐。这也正是旅游的价值和意义所在。

由于游客来巴马都是为了养生,彼此没有利益牵扯。由于同为异乡人,有时需要互相照应,所以游客间保持着较融洽的关系。但即便是合得来的朋友,因为只是萍水相逢,又都有各自的身体状况和不同的生活习惯,所以也都保持一定的分寸。在笔者所住的客栈里,公共的活动空间就是客栈的大堂,下午时游客可以在大堂聊天、喝茶、下象棋、甚至唱歌跳舞、分享食物。而私密的空间就是自己的房间。“候鸟人”可以自己选择是独处还是社交,而不必顾忌人情和面子。

60多岁的游客T47M由于腰部长了骨刺,为了治疗,他每天早上蹬着一双高达8~9厘米的金色高跟鞋、拄着一根拐杖外出走一两个小时路。作为一位男性,他这样的打扮引人侧目,但对于这些的目光,他似乎并不介意。而久居的游客早就习以为常,视若无睹了。

T44M对此评论说:“你看老头老太太大红大绿地穿着在广场跳舞,我想他们在自己家可能不会这么做。来这里心扉打开了,所以我说,人的心灵大门打开了,无所畏惧。”(T44M)

在一个身份匿名化的环境下,人们更少受到社会行为规范的束缚。非惯常环境是旅游的情境, 旅游者在非惯常环境下的行为往往有别于其在惯常环境的行为。在新环境下,他们可以重构社会关系,不再受到惯常环境的人际关系和繁杂事务的羁绊,他们的人际交往和生活方式都可以跟随自己的意愿。

四、讨论:巴马的康复性景观

通过对巴马养生旅游的调研资料分析, 我们发现巴马的养生旅游是由许多因素交织而成的康复现象。根据康复性景观理论,从三类环境因素来进行分析,包括优异的自然环境、文化符号环境和康复养生的社会环境,它们共同作用于养生游客群体上,使得巴马县一个长寿山村呈现出具有康复性的旅游现象。

首先,自然环境是巴马重要的康复性景观之一。中国经济高速发展也带来了环境的恶化,以空气和水的污染最为严重。因此,中国的养生旅游往往是指人们短暂地逃离不适宜居住的日常环境,去自然生态条件比较好的地区休养一段时间。自然在中国的健康和养生中是不可或缺的条件,水和空气是巴马游客身体养生的两大自然属性,这和Heung&Kucukusta 的研究结果一致。此外,自然还为人们提供了土地和食物, 药食同源的信念依然为人所相信并实践。从游客打水、外出等活动来看, 由于自然在惯常环境的稀缺,他们对自然表现出了异乎寻常的珍视和热情,喜欢在大自然中进行身体锻炼。在中国天人合一的自然观中,自然展现着宇宙之道,自然物象与人情世事有着相通之处,万物和自然是和谐共处、彼此依存的。

其次,是符号景观的康复性。符号是用来表达意义的记号、标志和图符,文化所定义的健康和康复符号是康复性景观概念的核心。福禄寿是中国人生的凡俗追求, 长寿被认为源于美德和福报,是中国特有的养生文化符号,长寿老人众多象征着优异的生态环境、和谐的人地关系,是巴马作为养生宝地的有力证据。生物医学在21世纪以来在中国社会一直处于主流地位,而中国的传统医学则成为替代医学,无法在生物医学模式下获得康复的重症患者和慢性病患者选择了自然疗法, 以改变生活环境质量、生活方式的方式来自我获得健康。

最后,正面的、支持性的社会环境对于病人康复具有积极作用。例如亲人的照顾、社区邻里、共同的康复体验等。巴马社会环境的康复性,突出地表现为邻里相亲的乡村氛围,人与人之间的友善互动, 治愈患者的康复事例唤起的对康复的信念和希望,患友在同一地方的集聚等产生的彼此认同和共情等等。这些共同构筑了游客对于养生目的地的康复体验和归属感。

由以上讨论发现, 康复性景观提供了一个分析人的健康与环境之间关系的理论框架。过去医学地理学都以方位和几何方法来看待地方和空间,而康复性景观的提出,代表了医学地理学的文化转向,开始关注自然、文化符号和社会因素对身心健康的影响,实际上强调了不同地方所具有的康复性,是与其社会文化背景、人们如何看待和利用其康复要素息息相关的。因此,将该理论运用到中国,离不开对人与环境关系的文化解读。

中国的养生文化建立在道家学说基础上。其中天人合一、人地和谐、身心合一的精神实质,与康复性景观主张的各类要素相互作用的形成机制不谋而合。在天人合一的自然观中,“天”代表天和地,是万物存在和活动的空间,并且有新陈代谢和循环活动。而世间万物通过阴阳五行不断变换其表现形式,经由气(能量)的流动把万物(包括人)和广阔的自然联系起来。因此,天人合一把人与广袤的世界理解为共生依存的关系。人与自然之间有能量流动,是不可分离的存在。巴马长寿文化所表征的人地和谐,实际上是自然环境、符号环境和社会环境的融合共通,是不可分割的有机整体。但在西方,人与自然的关系是建立在西方哲学的物质和精神分离的二元论基础上的,人和自然是不同的实体,人是超自然的存在,人格化的神秘力量可以主宰自然。即便有文献提到“Being one with nature”,也仅是指当人作为个体注视着壮美自然景色时的主观感受, 精神依然是与肉体和自然分离的抽象存在。而在中国养生文化中,身心是密不可分的,身体锻炼(形)与精神修为(神)往往结合在一起,以形养神,形神兼备。所以顺应自然、形神俱修,是中国式养生的主要方式。因此,康复性景观在中国案例中的应用,揭示了东西方自然观、养生文化的差异。

综上所述, 巴马的康复性景观是中国传统长寿文化、养生文化和现代消费文化共同作用的结果。文化中的信念、价值观和传统影响了人的精神性,而精神性对于人的康复有着强烈的心理暗示和积极的促进作用。长命百岁是道家文化影响下中国人的世俗追求,而长寿本身与道德是相联系的,因此人地和谐的巴马成了人们心目中的健康桃花源。而养生游客饮用泉水、在大自然中活动等行为,反映了人们回归自然的愿望和传统养生文化的影响。最后,经济发展导致中国消费型社会的逐渐形成,人们工作之余,有经济能力采用旅游这种方式短暂地逃离常住地,享受更好的生态环境来促进健康。

除了上述康复性环境外,我们还发现,旅游带来的异地性也是游客获得康复体验的重要因素。摆脱了日常人情琐事和身份桎梏的自由生活方式,是由于旅游的异地性和暂居性带来的康复性景观。旅游活动本身是有益于康复的。因为旅游是身体的远行,是“诗意和自由化的生存”。它首先会带给游客身体得到休闲和放松的心理暗示;其次,身体的移动象征着生命力,使人感觉到身体依然具有活力;再者,非惯常环境给予人们以新的冲击和思考参照,旅游者在非惯常环境下的行为,往往有别于其在惯常环境的行为,在新环境下,他们可以完全地按照自己所愿去生活。他(她)可以重构社会关系,扮演一个自己更希望成为的社会角色。旅游使人们有独处的时间和空间,从而对自己的生命进行自我反思,实现自我和环境共同作用下的自我再塑造。综上所述,虽然在康复性景观的研究中,有学者认为,日常生活和空间的康复性对于人们长期的健康更重要, 但是旅游这种形式赋予人们的康复性具有形成全新的生命情思的非凡意义,这与日常生活的康复性性质是不同的。

五、结 论

本文的理论贡献在于:1.扩展了康复性景观理论在东方文化背景下的研究。康复性景观一直被认为是一个“西方” 的概念,由于东西方的文化差异,有学者提出应该将该理论在东方文化背景下进行讨论,以丰富和发展该理论。本文将康复性景观理论应用于中国的养生旅游现象,并发现其与自然同在、长寿老人符号、中国式养生实践活动等,都表现出中国文化对于巴马养生的康复性景观的影响。东西方自然观的差异导致了对于康复性环境的看法不同, 西方将人和各类环境看做是各自独立的,而东方则看作是一个不可分割的有机整体,追求天人合一、人地和谐、神形兼备。2.养生旅游在近20年的研究中,尚没有具有解释力度的理论框架,本文结合健康地理学的研究,引入了康复性景观理论视角, 对于我们理解在养生旅游活动中, 游客的目的地选择和康复效果的产生有着积极的作用。而康复性地方的研究,实际上就是养生旅游现象研究,只是学科的分别导致了名词的不同。而本研究对于康复性景观的理论贡献在于,本文阐明了异地移动(即旅游)带来的身份匿名化和生活方式选择,对游客是具有康复性的,这区别于日常空间的康复性研究。因此,在养生旅游活动中,应用该理论来解释游客与地方的互动, 将能够促进旅游、健康地理、医学等学科知识的交叉融合,可以综合地理解和解释养生旅游现象。

(为阅读方便,参考文献从略。图片来源于网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