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医重养生,西医养医生,值得深思的真相。。。。

引言

2500年前,希波克拉底的《古代医学》有着与中医《内经》一样的光辉,同时也反映出东方与西方的不同。由于社会发展的路线不同,产生了完全不同的医学。东方把养生放在第一位,而治疗次之;西方则专讲治疗,不讲养生。《内经》与《古代医学》同样都是为了治疗疾病,为什么会出现如此大的差异呢?

中医治病调整体

西医治病治结果

现在的医学称为市场医学。市场医学是个怪物,因为医学是要命不要钱的;市场是要钱不要命的,结合起来不就成了怪物吗?我认为,医院里的医生大都不是医生,因为,医生是看病的,但他们很多不会看病!

你一来到医院,他们就只是给你开检验单,先叫仪器给你看病。这不是明着告诉你:我是不会看病的。你要先去给这些仪器看,然后我才会给你开药方。

而且,看病看错了,跟他没一点关系也没有。天底下哪有这样病给看错了与看病医生没关系的便宜事呢?因为病不是他看的,而是仪器看的;吃药吃坏了也跟看病的医生没关系,因为药是制药公司生产供应的,跟他们没关系。

而开单子谁都会开,何必要读医科大学呢?仪器看病后,回单上指出的只是疾病的结果,而不是疾病的原因,对治疗来说,还是没有用的。医生根据这个结果开药方,实际也是不对的:治病怎么能治结果而不治原因呢?全人类都被西医忽悠了!

我曾认识了一个叫吴仁君的朋友,坐在我诊所里说笑。他说自己从未生过病,什么都不懂。四年前,那天检查身体,医生说他得了糖尿病,要他马上住院。住院后问医生:你们准备给我用什么药?医生说:用胰岛素,这药效果好。他就问:既然这药效果好,那要用多少时间能把病治好。医生说:这药是要用一辈子的。

他觉得不懂,就问:既然要用一辈子的,那为什么要我住院?总不会住一辈子的院吧?这不是说明这病你们是治不好的了。于是,他决定不治而出院。出院后,去吃中草药,现在痊愈已四年了。我想,幸好他没用上胰岛素,上钩者,想再摆脱就难了。

胰岛素被认为是治糖尿病最好的药了,但是用胰岛素降糖,还不如用饿肚子降糖有效。凡是用胰岛素降糖的患者,必须一天复一天地打个不停,而且,隔一段时间要增加剂量,不增加就无效。增加多了自己的胰岛功能就给搞坏了。这就是本来病人没有低血糖症的,打久了胰岛素的患者,就会常发低血糖症了。

人的胰岛本来是用于控制升血糖和降血糖的,用久胰岛素的患者,最后的结果就是都要做血透,而且,这血透也是一做起来就做个不停,直到死去的那一天。

糖尿病在医院里设有专科,也就是有专门治糖尿病的专家。然而,没有人质疑这些专家:既然当了专家,这一辈子肯定治愈了很多病人吧,可滑稽的是:一个也没有治好过!专家当然比普通医生要好,如果没有治好一个病人的医生可以升为专家,那么,升为专家的条件就不是治好病,而是别的什么了。

现在医院里的医生升级,不是看治好病人有多少,而是看他的论文,可见这论文的“价值”了。现在医院的科室越来越多,专家当然也越来越多,基本上都是靠论文升级、治不好病的专家,而不是能治病的专家。那么我们就会更容易明白为什么医院里的医生,都要病人吃药吃到死为止的原因了。

把疾病分为内科、外科还有话可说,但是,分成几十个科目就不能算是治病的了,除了做手术,没别的用处。

现在各大医院的外科医生也都变成了一个个技师,专门负责做手术。这个手术做好做坏是他们的责任;但是,这个手术做对做错,跟他们没关系。因为这是你到医院,要求他们做的。

在外科医学全面把控的医院里,做手术的越来越多,不该做的都尽量给你做,进医院好手好脚行动敏捷,出院变成残废的人更不在少数,甚至是送了命也可能,但你已经签了合约,证明后果跟他们是没关系的。

当然,残废也有很多是因为使用抗菌素造成的。因此,我们的社会,每年残废人要增加400万。这是因为我们弄错了一个概念,把技师称为医生。

这个概念的错误,为什么会增加残废率呢?因为,医师的责任是维护生命与健康,而你生了病便去问外科专家,专家为了生意,便会“创造”种种理由说服你做手术。你一上当受骗,上了手术台,就下不来了。因此,我奉劝患者,术前细思量是最重要的。医疗的水深着呢!

而中医里讲所有的疾病,如果不是外力创伤,几乎都是内科病。明代陈实功,写了本《外科正宗》中说“气盛兮,顶自高而突起;血盛兮,根脚束而无疑。高肿起者,忌用攻利之药,以伤元气;平塌漫者,宜投补托之剂,以益其虚。”

内热甚者,量加消毒清剂;便秘燥者,必须通利相宜;使脏腑得宣通,俾气血自流利……冬要温床暖室,夏宜净几明窗。饮食何须戒口,冷硬腻物休餐。痈疽叫属外科,用药即同内伤。脉虚病虚,首尾必行补法;表实里实,临时暂用攻方……”虽说是治外科病的,句句都是内治法。

这说明,中医不管身体哪里生病了,都是通过辨证论治进行整体调理,而不是把它看作仅仅是体表皮肤上某处的疾病,不是与西医一样以为只要用手术切除了就完事。

西方医学为什么

不讲养生专讲治病?

人类建立了社会,也就需要解决生病的治疗问题,因而产生了医学。医学研究的目的是帮助人们维护健康和祛除疾病,解除疾病带来的痛苦或生命的威胁。

医学既然是研究人的生命健康的学问,那么首先要解决的是对“生命健康”这四个字的认识。生命是一个人从生到死活着的一段时间,健康是人在这段时间中不生病的表现。生命健康就是人在活着的这段时间里没有生病的痛苦。

我们老祖宗解决这个问题的方法就是先讲养生,养生就是养护生命不使生病。但人的一生中,免不了要生病,生病就需要治疗,因此,医学研究的第二个问题才是治病。

养生,就是养护生命使之健康不生病,不生病就不需要治病了。但是,现代医学专讲治病,社会上就产生了一帮子靠治病发财的利益集团。没有病可治就发不了财,因此,这个利益集团就最反对宣传养生。这是现代医学与中医学的矛盾的关键之所在。很多人并不理解这两样矛盾的不可调和性,这才有中西医结合之产生。其实,在西医的绝对话语权之下,中西医结合的实质,就是中医被消灭。

科技部中医战略研究组组长贾谦有句名言:“中西医结合是消灭中医之路。”

全国办起了多多少多少中西医结合的医院?有多少中医被结合了看来是无法计算了,但有一点卫生部无法告诉全国人民,全国还剩下几个单靠辨证论治的中医?过去叫中医学院,现在叫中医药大学,连名字也给改了。别以为这一改,让你高升一级了,没人知道众师生们让这顶高帽子给大大忽悠了,含意可深着呢!

西医没有药就做不了医生,所以,他会觉得药是最重要的。但这药又不是他自己研制和生产的,这药怎么用没有说明书他动都不能动。

中医是觉得医与药不是一个档次,没有药仍可行医。我年轻的时候,药被没收了,我就用针灸行医。现在有许多时候,我的患者会打电话说自己碰到什么问题了,问我如何解决,我就在自己的知识范围内告诉他怎么办。所以说,中医以医为重,西医以药重于医。

西方医学漏了养生,只剩下治病

2500年前,希波克拉底的《古代医学》有着与中医《内经》一样的光辉,同时也反映出东方与西方的不同。而由于社会发展的路线不同,产生了完全不同的医学。

中医治疗以治未病为上策,把疾病控制在出现临床症状之前。注重饮食的摄生,寒、温、暑、湿的保养。所以,中医有“三分治、七分养”之说。中医研究也不是以病为本,而是以人的健康为本。治病之本不是用药,而是提高人的防病能力、抗病能力和提高调节系统运行能力。

西医呢?多是以外科手术和化学合成药物疗法的对抗医学之路。把人看作一个孤立的封闭系统,医疗的责任就是坚决与疾病作斗争,对内采用手术剥离清除病灶,对外采取杀菌抑菌的方法,对病灶毫不留情地斩尽杀绝,甚至有时采取“宁可错杀一千,也不放过一个”极端措施。

因为单纯针对人的独立的组织结构进行研究和对抗治疗,而忽视了人体生命的整体特征和生命的无穷奥妙,已经成了现代医学致命的弱点。越分越细的医科,互相越来越陌生的各门类医务人员,限制了现代医学继续有效发展的空间。

有一个很有名气的教授,因擅长治肿瘤,患者趋之若鹜,一号难求。然而,他却常向人抱怨:“我行医几十年,每天都在拼命看病。结果,病人不仅没有减少,反而越治越多,简直一点成就感都没有!”

作为一位清醒的医者,他表达出了医疗“繁荣”背后的隐忧。从医生个体来说,就医的病人越来越多,说明自己医术高、口碑好,患者认可。但是,从整个社会来说,病人越来越多,则说明医学发展走入误区,重治疗轻养生,医生“只治不养,越治越忙”。

医学技术看起来越来越进步,医生队伍也越来越庞大,而病人却越来越多,这是医生的悲哀,也是现代医学教育的失败,值得我们认真反思。

美国心脏协会曾有一个生动的比喻:如今的医生都聚集在一条泛滥成灾的河流下游,拿着大量经费研究打捞落水者的先进工具,同时苦练打捞落水者的本领。结果,事与愿违,一大半落水者都死了,被打捞上来的也是奄奄一息。

更糟糕的是,落水者与日俱增,越捞越多。事实上,与其在下游打捞落水者,不如到上游筑牢堤坝,让河水不再泛滥。作为医生,不能坐着等人得病施救,而应防患于未然,避免更多人“落水”。

从以上所述,我们就会明白,从希波克拉底那个时候开始,西方与东方的医学已经分道扬镳,西方医学漏了养生、治未病这一个大节,只剩下治病一节,逐步走向只在躯体上找病治病这一死胡同,其结果就是病人越治越多,病也越治越重。

医学接下去的时代,必然是中医的

早在一百年前,法国科学院院长马根迪说:“医学是一个高明的骗子,我知道它叫作科学。它确实叫作科学,它是无与伦比的科学!医生若不是骗子就是经验主义者。我们的无知依然如故……我现在必须坦率地告诉大家,首先,我对世界上的医学一无所知,我也不知道有谁真正通晓医学……”

马根迪是一个医生,生理学家,由于他所取得的成就,被推举为法国科学院院长。他说自己对医学一无所知,也不相信除他以外的人有医学知识,不是谦虚,是他坦诚地告诉我们,西方医学实质只是一个骗局。

现在西方已逐渐觉悟,医学要从疾病转向养生,转向健康研究的方向。这不是走回头路吗?这说明,西方医学研究在古代没有打好基础,现在只好重新补课了。但是,医学基础课没这么方便,需要很长时间的积累与沉淀,这期间中医也花了漫长的时间。因此,西方也只能向我们中医学习。所以,医学接下去的时代,必然是属于中医的!

附:文章天下事,汇聚中医心,用独立、理性、客观的态度分析中医,传播中医医术、医道,让最优秀的中医及中医文化造福更多人。长期坚持发文真的很不容易,屡屡想要放弃,坚持需要信仰,专注更显执着,你们的支持和鼓励是我坚持的动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