孔子的饮食观大部分都是出自《论语·乡党》篇,来看看他老人家对饮食有多挑剔。

食不厌精,脍不厌细。食饐而餲,鱼馁而肉败,不食。色恶,不食。失饪,不食。不时,不食。割不正,不食。不得其酱,不食。肉虽多,不使胜食气。惟酒无量,不及乱。沽酒市脯不食。不撤姜食,不多食。祭于公,不宿肉。祭肉,不出三日,出三日,不食之矣。食不语,寝不言。虽疏食菜羹瓜祭,必齐如也。

       光从这一段文字看来就可以粗略地总结出孔子他老人家饮食观有「两不厌,十不食」。

食不厌精,脍不厌细。

这一句经常被饮食界的学者引用说孔子对于饮食的要求要精致。食物原料要选择精细一些的,肉要切得细细,做饭菜应该讲究选料、刀工和烹调方法,饮食是不嫌精细的。不过也有人指出「精」不单是指精细之意,也有精洁的意思,这里就有关乎对饮食的卫生标准。

若引申到“祭品”—在做祭祀用的食物时,应选用上好的原料,加工时要尽可能精细,以尽仁尽礼,应说也符合孔子讲究饮食“礼数”的思想。

饐是陈旧的意思,餲是变味。食物变了味道,鱼和肉腐烂了,都不吃;

色恶,不食。

颜色和味道不对,都不吃;

失饪,不食。

皇侃曰:「失饪谓失生熟节也。煮食或未熟。或已过熟。并不食也。」食物烹饪未当,失了生熟之节—不是火候不到或是火候过头,都不吃。若是烤焦的东西吃多了会有致癌物质,若是不熟的东西又会容易滋生细菌,所以这一说法也是非常符合饮食科学的,并不是人家太矫情。

不时,不食。

这里的不时可以有两种解释,一种是我们现在常说的变栖动物和不合时节的蔬菜水果不宜食用,还有一种就是皇侃所解释的「不时非朝夕日中时也,非其时则不宜食,故不食也。」意思是如果不是进餐时间的,不吃。因为吃饭不应时极有可能会扰乱肠胃的消化功能。

割不正,不食。

肉切割得正不正,其实是按儒家奉行的饮食礼仪的标准来要求的。“正”为合礼,食之无碍;“不正”有违礼仪,则不可食。不过肉割得正不正,还真会影响食物的味道,如果肉是顺着肉的纹路割的,肉就会好吃多了。何况在孔子那年代,肉还是只有贵族才能够食用,当然是不能随便割咯。

不得其酱,不食。

朱熹在《论语集注》注释:「食肉用酱,各有所宜,不得則不食。」所有食材依其属性搭配酱料,不可隨意搭配酱料。食物的搭配不当,不仅会影响味道,还有可能造成相冲相克。

       肉虽多,不使胜食气。

遇到吃饭时席面上肉菜再多,亦万万不可只食荤腻,让进食的肉菜超过主食的量,不过皇侃则认为,肉吃多了就不会觉得味道好吃,所以不使肉胜食气。而且古代的肉来之不易,那么宝贵的东西当然要节制着点吃,这也体现出孔子他老人家对饮食欲望的控制。

惟酒无量,不及乱。

饮酒虽不必限量,但要自我量力适度,不能喝到烂醉如泥的地步。

沽酒市脯不食。

朱熹在《论语集注》里面解释,「沽,市,皆买也。恐不精洁,或伤人也。」不了解食物的制作方法和食材来源,孔子对于不了解的食物也是不吃的。放到现在来说,没有生产标签或者是来路不明的东西谁敢吃呢。

不撤姜食,不多食。

每餐必须有姜,但也不多吃。饮食中也是有中庸之道的,凡事适可而止。即使是在美酒美食当前,也要有所节制。

       祭于公,不宿肉。祭肉,不出三日,出三日,不食之矣。

参加国君祭祀典礼时分到的肉,不能留到第二天。祭祀用过的肉不超过三天。超过三天,就不吃了。孔子时代,还没有冰箱啊,肉就不易保存,放太久肉也会坏掉,所以孔子他老人家是不吃过期食品的哦。

       食不语,寝不言。

吃饭时就该专心,说话不仅不礼貌,口沫横飞,口水飞到食物里,而且一直说话也不利于咀嚼食物,影响消化,这也是养生之道。在《饮膳正要》中也有提到关于养生的部分「食勿言,寝勿语,恐伤气」。

虽疏食菜羹瓜祭,必齐如也。

即使是粗米饭蔬菜汤,吃饭前也要把它们取出一些来祭祖,而且表情要像斋戒时那样严肃恭敬。孔子觉得祭祀并不是看祭品有多丰盛,而是讲究虔诚。